欢迎光临医用射线防护用品、装置优质制造商 - 苏州康仕盾防护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语言选择:中文版
咨询热线:0512-6507 6667

新闻中心

核安全威胁到底离民众多远?

四月十三日,美国华盛顿,抗议者装扮成核武器的样子在核安全峰会会场外进行示威,表达普通民众对核恐怖主义和核泄漏的担忧,呼吁各国政府携手共创无核世界

 

 

 

首届核安全峰会在美国华盛顿落幕核恐怖主义和核电站安全成为普通民众最关心的核话题———


413,由47国首脑及有关国际组织参加的首届核安全峰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落幕。虽然会议高屋建瓴,但我们能从会议成果文件中找到普通民众最关心的两个核话题:核恐怖主义和核电站安全。

防止核恐怖主义是本次峰会的主要议题,核设施安全问题也备受关注。成果文件《华盛顿核安全峰会工作计划》中特别强调,与会各国承诺根据各自国际义务,对维护各自控制的所有核材料,包括核武器中使用的核材料以及核设施,以及对防止非国家行为者获取、恶意使用核材料负有根本责任。

恐怖分子一直希望获取核武器和核材料,核恐怖主义到底离我们多远?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泄漏事件影响深远,核电站是否安全可靠?本报记者采访多名各领域专家,就普通民众最关心的两大问题进行分析。

原子弹落入恐怖分子手中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核恐怖主义行为包括:偷窃、引爆核武器;偷窃或购买裂变材料,以组装、引爆原始核武器;袭击、破坏核设施特别是核电站,导致大量放射性泄漏;非法获得放射性材料,以组装、引爆放射性物质扩散装置或放射性装置。

尽管到目前为止,专家还没有发现恐怖分子获得能够制造核武器的原材料的迹象,但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统计,从1993年到2008年,全球共发生经确认的核材料或其他放射性材料被偷窃、丢失或非授权占有等事件多达1500余起。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很多恐怖组织,正想获得这些材料,而且他们一旦有核武器,将会使用这些武器。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49日设想了一个噩梦般的场景:如果一个1万吨当量的炸弹在纽约时报广场爆炸,就会有100万人丧生。她说,除了人命之外,核恐怖主义还会造成经济海啸,后果不堪设想。记者采访了两位防核扩散专家,请他们谈谈原子弹落入恐怖主义者手中的可能性。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防核扩散专家郭晓兵告诉记者,尽管目前恐怖主义者拥有核武器的可能性较小,但谁也不敢排除这一可能性。他说,世界面临的来自恐怖主义的核威胁正在上升。按照美国报告说法,目前世界上有大约1000公斤的核材料保护不严密。此外,核走私案例也时有发生。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军备控制与防扩散中心秘书长洪源说,在材料、工艺、技术和人才这核扩散四个层面上,核扩散局面已经形成。虽然恐怖分子尚未掌握原子弹制造工艺,但该技术并不高深。据有关专家表示,即使制造核武器从技术上还很难,但恐怖组织造出核武器也不是不可能。如果他们能弄到50公斤的浓缩铀,和能够把这些物质转变成金属形式的机器,恐怖分子就可以制造出一种简易形式的“核武器”。

也有恐怖分子将核材料加入炸弹中制造“脏弹”。它是恐怖分子在实施常规炸弹爆炸袭击时,加入一些放射性物质,让炸弹的杀伤力更大。专家认为,“脏弹”是一种“制造可能性很大,后果不太严重”的威胁。

此外,最易于实施的方法就是恐怖分子将核材料直接投入水库里,从而造成水系居民的伤害,致使人们被迫永久迁移;并对周边环境造成永久性破坏。因此,国际社会必须先携手阻止恐怖分子拥有核武器的可能。

核威胁还来自核战争、核泄漏两个方面

奥巴马在一年之前就提出希望各国能够在四年之内保证全球的核材料是安全的,但郭晓兵认为时间过去了一年,情况没有改变,因此三年后实现难度较大。

他说,一方面,有些国家认为本国核材料保护很严密,不会发生盗抢核材料事件;另一方面,完善保护措施要花掉大笔金钱,并需要引进先进技术,而技术先进的美国在这方面对其他国家的帮助很有限。不过他估计,美国为实现自己定下的目标,今后会帮助其他国家完善核材料保护措施。

洪源介绍,其实目前国际社会所面临的核威胁远不止此次核安全峰会所强调的核恐怖主义,核威胁还来自核战争、核泄露两个方面。核战争方面,美国自身必须检讨对贫铀弹的使用。为了达到击毁敌方目标的目的,美国在伊拉克和科索沃大量使用杀伤力大的贫铀弹,而这种贫铀弹可视作准核武器。贫铀弹及其粉末不仅污染了当地生态,甚至对美国士兵也造成影响,“海湾战争综合症”就是最好的例证。

核泄漏主要体现在民用核设施的泄漏事故,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就是一个例子,怎样防止再次发生核泄漏事故,需要各国努力。以上两个方面与防止核恐怖主义同样重要,同样需要国际社会合作,从而消除核威胁。

了解核扩散动因才能解决问题这次核安全峰会是历史上规格最高的世界会议,47个国家首脑出席,足见国际社会对核安全的重视。

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核项目负责人安东尼积极评价了此次峰会的召集人、美国总统奥巴马。他认为奥巴马很好地履行了自己迈向无核化世界的承诺。而卡内基和平基金会核扩散与核威慑问题专家阿克顿表示,核扩散与核恐怖主义对任何国家而言都是重大威胁,要想应对这些挑战,各国必须加强合作,例如在核安全峰会上达成协议,确保核材料安全;在安理会开展合作,确保违反核扩散规则的行为受到惩罚等。

不过洪源说,美国主导的这次核安全峰会有避重就轻的嫌疑。它着力渲染核恐怖主义,又渲染它对全世界的威胁,这明面上是为了国际利益,实际则是为维护美国利益。他说,说到核扩散,美国是始作俑者。材料、工艺、技术和人才这核扩散四个层面中,美国都曾在上世纪50年代向其盟国输出过。因此美国在防止核扩散问题上并没有占据道德高地。

洪源说,与其说奥巴马提出的“无核世界”,倒不如说早在40多年前中国就提出了这一设想。1963731日,中国政府就发表声明,建议所有国家“庄严宣布全面、彻底、干净、坚决地禁止和销毁核武器”。19641016日,中国跻身于核国家行列当天,又做出了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并首次提出了召开世界各国首脑会议,讨论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问题的建议。可以说,此次峰会朝着中国政府40多年前的愿望向前迈了一步。

针对核恐怖主义,洪源建议说,要看到核扩散的动因,即世界存在的矛盾,要关注存在的压迫与不平等,了解问题的根源,并想出解决办法。专访前核电专家核电站不影响普通民众生活在《华盛顿核安全峰会工作计划》中明确提到包括核电站在内的核设施的安全。《工作计划》说,与会各国将在指导核工业界方面开展工作,促进并保持浓厚的核安全文化及落实有力的核安全实践的企业承诺,包括根据本国法规对核安全性能进行定期演习和考核;与会各国鼓励核运营商和建设工程公司考虑并在适当情况下将有效的实物保护措施和核安全文化纳入民用核设施的规划、建造和运营之中,并应请求为他国开展此项工作提供技术援助。

普通民众出于对核电站的不了解会流露出恐慌情绪,但曾参加大亚湾核电站建设工作的中国核工业第二四建设有限公司前总工程师刘思祁告诉记者,核电站从选址、设计、设备制造、建设,安装、调试、运营和处理核废料等全过程,都按专门的核安全法规进行,有严格的质量保证体系,并受到国家核安全局严格监管,我国二十多年核电建设的实践积累了丰富的自主设计、自主建造、自主制造、自主运营的能力和经验,出现核泄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目前中国运营的核电站没有发生过一次泄漏事故,周围居民照常生活和工作。

三层保护防止核泄漏

刘思祁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的反应堆是石墨反应堆,该技术已经被淘汰。我国所使用的都是压水反应堆,其特点是,不论正常工况还是发生一般事故甚至重大事故,如遇到战争、飞机撞击及地震,由于这种反应堆拥有三层防护措施及多重安全防护系统,因此不会发生核泄漏事故。

他具体介绍称,三层防护措施简单来说就是三层壳:最里一层是元件锆包壳,中间一层是由优质钢材设计的反应堆压力壳,最外一层还有反应堆安全壳。多重防护系统有自动喷淋系统、自动停堆系统、余热排除系统等。这三层保护措施及多重安全防护系统非常可靠,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建设核电站以来从未发生事故的重要保障。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泄漏事故之后,国际大量普及具有三层保护的压水反应堆,从此未再发生重大核泄漏事故。

他介绍,国外一些政府对核电开发持不同态度,法国的80%电力供应来自核电站,而邻国德国的绿党却认为核电存在污染而抵制发展;美国政府也连续20年不开发核电设施,直到最近才重新启动。但目前核电已经被公认为清洁能源之一。

据报道,国务院决定到2020年将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40%-45%。开发核电将是重要目标,届时核电站发电量和在建核电站发电量总和将达到1亿千瓦。也就是说,今后10年将是中国大规模发展核电的时期。

放射性将被有效监督管理

刘思祁说,普通民众出于对核电站的不了解,普遍认为核电站有放射性,实际上核电站工作人员并未受到超过标准的辐射。

他说,空乘人员会受到宇宙射线辐射,医院X光室工作人员也会受到辐射,而核电站工作人员所受到的辐射要小于前两类人。核电站附近居民更是影响甚微。除此以外,国家在每座核电站周边还建立辐射观测站,随时观察辐射情况,以保证辐射量远远低于国际标准。

多年来,我国慎重发展核电,并严格管理和监督,从选址、设计、设备制造、建设与安装、调试运营和处理核废料等,一切流程都有监督机构和规章制度严格约束,这些监督和规章制定全部等同国际原子能机构制定的标准,国际原子能机构也会派出核查人员参与监督。

比如选址,不会选在地震断层一类的地方。在运营过程中,辐射区域有防护设施,保障工作人员不会受到辐射,有放射性区域大量工作通过机械手完成,只有停堆检修时才可能有辐射,而那时工作人员也会穿上合格的防辐射服。在处理核废料和核三废过程中也是严格按照国家专门标准。比如100万千瓦核电站一年约产生800吨废水、废气和废物质。这些都经过严格科学处理、封存和运输,全部做到安全不泄漏。

对于可能的恐怖分子袭击,刘思祁说,我国核电站都有着严密的保安措施,即使是内部人员的出入证也分出多个层级,与很多国家相比,我国的安保工作更加严密。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 杨晓

专访前大使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

事件影响难消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件是迄今为止最严重的核泄漏事件。时间过去24年,然而核泄漏事件的影响至今仍在。记者采访了曾经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参观的中国前驻乌克兰大使周晓沛,请他介绍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情况和乌克兰人对核电站的看法。

前大使亲历无人区

2000年春天,时任中国驻乌克兰大使的周晓沛受到乌外交部邀请,参观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并进入无人区和出事机组内部。

“当时驻基辅外国使团中报名的人很多,而最终一起去的人却很少。车一开到无人区,恐怖气氛就弥漫开来”,他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距离基辅的直线距离只有90多公里,而开车也只需要经过130公里就到达。无人区被2米高的铁丝网隔离,并有士兵把守出入口。”

据介绍,乌克兰当局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泄漏事故发生地为圆心,30公里为半径,划出近3000平方公里的无人区,然而无人区中的核辐射甚至在100年后也会存在。

“在4号机组前,我看到巨大钢筋混凝土石棺。石棺高70多米,长160米,宽100米,紧急处理之后,当局又对石棺进行过多次加固。我们穿上防辐射服,按顺序一一进入石棺,用几分钟时间观察4号机组情况。我们去的是那里工作人员随时监控放射情况的地方。”他说。

周晓沛介绍,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有四个机组,其中最后投入使用的4号机组发生核泄漏事件。到2000年春天,3号机组仍在发电。不过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这一落后的石墨反应堆最终于2000年底彻底关闭。

乌克兰人民心理创伤难以抚平

据介绍,19864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机组发生爆炸,瞬时发生核泄漏事件。当时大火持续了10天,前苏联派出大量救援人员,紧急用30万吨水泥和5000吨钢筋浇灌成石棺,防止进一步核泄漏。然而危害已经造成。事件导致31人当场死亡,上万人由于放射性物质远期影响而致命或重病,至今仍有被放射线影响而导致畸形的儿童出生。

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核事件。外泄的辐射尘随着大气飘散到前苏联的西部地区、东欧地区、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给乌克兰人带来巨大创伤。直到现在,缺乏能源的乌克兰仍不敢开发核电项目。老百姓甚至不敢喝流经核电站的水,当地人担心水系遭污染,只喝深井里打出的地下水或者桶装矿泉水及纯净水。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手机: 15051591910  |  13616270989 

电话:0512-65076667 |  0512-67601583  |  0512-67603583 

邮箱:info@konston.com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甪直镇迎宾西路988号26-101